改善市场环境始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法制在保障市场环境的成果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基础作用。

  近五年来,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和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市场的范围进一步拓宽,成熟度进一步提高。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思想指导下,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保障企业创新,成为政府引导市场主体的新的行动目标。为此,国务院公布了《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新一轮与之相适应的法律制度的创新快速跟进。

  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不仅仅是紧张忙碌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与思想的解放。一系列制度的变革,直接针对的是监管方式、方法的改变,其深层的变化则是监管观念的改变。

  一、确立登记设立监管的效率观念

  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社会对企业的认识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观念不断突破。从私营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开始,被质疑的所有制性质与经济体制的可融性问题渐渐疏解,到多种企业形态的优化——公司制的身份认同,再到合伙、个人独资企业的出现。自此,企业形态的塑造已告一段落。

  事实证明,企业始终是推进社会经济发展大潮奋力前行的浪花。适时清理其前行路途上的各种障碍,是政府的权力,也是政府的义务。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为了适应改革的需要,我国再一次调整对企业设立的监管。不论是在场主体,还是潜在准入主体,企业监管不再拘泥于旧有的依托于资本的社会安全观,而是明确建立了以交易便捷为中心的效率观。2013年,《公司法》进行第四次修改,核心是将公司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取消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使公司设立更加有效率,《公司法》还简化登记事项和登记文件,取消了企业的注册资本的验资报告,简化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手续,节省了设立的时间。

  不仅仅是公司登记效率提升,个体工商户登记、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合伙企业登记等都在效率观的指导下进行了相关的制度转化。

  二、信用监管观念的初步形成

  市场经济健康发展所应具备的要素很多,其中,信用是基础,没有信用,就没有秩序。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还应包括建立以信用为中心的监管体系。

  一是对企业资本安全的监管转向对公司整体信用的监管。信用建立在信任基础上,既需要自我守信,也需要外部约束。信用体系构建过程中,外部约束有利于个体信用的形成。公司登记制度改革是由外向内增强企业信用观念的:公司应当将股东认缴出资额或者发起人认购股份、出资方式、出资期限、缴纳情况通过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社会公示。公司股东(发起人)对缴纳出资情况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

  二是强化信用监管,促进协同监管,提高监管效能。企业管理是一门艺术,内在地发挥管理创造性是企业成长的基础。企业是一种交往性的社会主体,其行为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同,即本质上企业不是孤立的活动主体,而是时刻处在“相关共同体”视域下的社会活动者。由此,企业的活动应当受到相关共同体的监督和制约。加强市场主体信息公示,为民众提供了进行社会监督的渠道。修订后的法律转换了企业资质监督的传统方式,将企业年度检验制度改为企业年度报告公示制度,要求企业按年度在规定的期限内,通过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报送年度报告,并向社会公示,任何单位和个人均可查询。应该说,将信誉提升为监督的主要内容是互联网时代的要求,也是社会连带观念的必然结果。对于企业信用的构建而言,一个完备的社会信用体系,还包括公正、权威的信用产品和信用服务广泛普及。为此,还要进一步发挥会计师事务所、公证机构等专业服务机构的作用,强化对市场主体及其行为的监督。

  三是加强信用监管,实行严重违法企业“黑名单”制度。信用制裁是一种柔性的处罚,但在崇尚信用的背景下,其处罚效果甚至优于财产处罚。随着政府建立健全信用公示制度,将更加清晰地营造不讲信用可耻的社会氛围。目前,信用处罚基本制度已经构建起来,包括经营异常名录制度和“黑名单”制度。前者即对未按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的企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将其载入经营异常名录,提醒其履行年度报告公示义务。企业在三年内履行年度报告公示义务的,可以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恢复正常记载状态。对于超过三年未履行报告公示义务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将其永久载入经营异常名录,不得恢复正常记载状态,并列入“黑名单”。

  三、引导企业树立以创新促发展、正当竞争的观念

  按照经济学家熊彼特的理论,创新是企业最重要的使命。创新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生产要素进行新组合以提高产出,并最终提升全社会的整体福利。对于企业而言,直接引导创新的依据主要是工业产权制度。在经历了傍名牌、贴牌等初级生产阶段,企业面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时,只有创新才能

  立于商海潮头。修订后的制度融入了创新的观念。

  一是尊重创新的诚信义务的确立。2013年修订的《商标法》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目的在于倡导市场主体从事有关商标的活动时诚实守信,该原则直指以往抢注他人已经在先使用的商标行为。同时,加大了对已使用但未注册商标的保护力度,一定程度上更加有效保护商标的原创性,遏制频发的商标恶意抢注现象。

  二是创新性成果保护的力度加大。《商标法》增加了声音商标这种新的类型。扩大了申请的范围,建立“一标多类”的保护性申请制度。正在修订的《专利法》也将完善专利审查制度,提升专利质量,加大专利保护力度,促进专利的实施和运用。

  三是防止形式掩盖实质的虚假创新。《商标法》禁止将驰名商标字样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上,或者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

  四、增强守法观念

  守法是全社会的责任。企业守法对于创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寻找法律的漏洞、钻法律空子是一些企业的颇花心思的“管理技能”。新时期,严格守法的观念将时时警示经营者:法律明镜高悬,违法将付出更高的成本。《商标法》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权利人因侵权受到的损失、侵权人因侵权获得的利益或者注册商标使用许可费的1到3倍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广告法》更加细致地规定了所禁止的广告行为。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再次重申“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随着经济的转型,竞争的领域由实体层面扩展到虚拟空间。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一方面使一些传统不正当竞争手段更加隐蔽,另一方面也产生了一些法律不能规制的新型不正当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列举所禁止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进行了概括性的兜底。新时代,营造有利于深化经济改革的竞争环境需要更严厉地惩处不正当竞争行为,尤其是商业贿赂、标识混淆、虚假宣传等。

  守法不仅针对经营者,也包括公权力主体。2016年国务院公布《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确立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随着这一制度的推进,政府的行为规范将得到进一步强化,具有行政垄断性质的“红顶商人”将被有效清理。

  总之,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中国,正在经历市场监管改革。对于市场的监管,已从摸索中的直接权力干预转向间接的法制引导,这是一场深刻的制度性变革。随着改革的深入,市场环境将更加优化,企业将在更加成熟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中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民众也将在这种发展环境中获得更大的福利。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刘继峰